蚂蚁彩票平台 pk10 pk10开奖 pk10 pk10开奖 pk10
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故事大全 >> 鬼故事 >> 短篇鬼故事 >> 正文

人鬼情未了:一个温暖的灵异故事

时间:2017/9/11栏目:短篇鬼故事

  人鬼情未了:一个温暖的灵异故事

  影子

  雅雯从小就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能力。

  她能提前感知人的生死,她的眼睛能够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,她可以和灵魂悄悄对话,如同《人鬼情未了》里面的灵媒奥德美,她就像悬在现实世界与未知世界联系的一根纽带。

  在这个玄而又玄的世界里,有太多我们解不开的谜,就像雅雯的家族一样,只有女人才拥有这种能力。她的姥姥在去世之前要求她的母亲严守这个秘密,而雅雯的母亲严格遵守承诺,一生默默无闻,直到去世。

  雅雯在母亲去世之前的某个瞬间,曾看到一副她幻化升天的影像,当天夜里,母亲就无声无息地走了。

  这个城市每天都会有人出生,也会有人死亡,冥冥之中仿佛一切皆有定数,每个人按照自己出场的顺序,渐次粉墨登场。

 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她就站在窗前,看各式各样的灵魂,在眼前来回地穿梭,在夜空中游弋飘荡。

  生前作恶的人,灵魂是黑色的,体态臃肿,身子笨重,散发着难闻的味道。这样的灵魂会被黑白双煞拖进地狱去受各种酷刑,他们活着的时候做了多少恶,死后就会受多少惩罚,雅雯经常听到这些黑色灵魂在夜里的惨叫。生前行善的人,灵魂是银白色的,曲线优美,身体轻盈,背上会生出一双带有柔软羽毛的翅膀,周身散发着金色的光,这样的灵魂通常会被天使接入天堂,他们生前行了多少善,进入天堂后就会得到多少尊崇。还有一些骤然离世或者被陷害致死的人,因为死不瞑目,前尘未了,所以他们的灵魂被卡在阴阳两界之间,不上天堂,亦不堕地狱,因为无法轮回转世,以至于最后成了孤魂野鬼。这样的灵魂是阴郁的灰色,常常在夜空中游来荡去,带着一身戾气。还有一些夭亡的孩子们的灵魂,是蓝盈盈的颜色,身子轻得像一根羽毛,这些灵魂误打误撞来到了人间,所以很快就被天使召回了。

  雅雯站在两个世界中间,不紧不慢地生活着。

  她和任何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,按部就班地读完了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和大学,每一步都走得很慢,但很稳。

  也许是看管了生死,雅雯的性格从小就格外沉稳内敛,恬淡得宛如一株散发着幽香的茉莉。

  大学毕业后,雅雯自己开了一个花店,每天沐浴在花团锦簇里,仿佛一个花仙子。

  两年后,她和相恋数年的男友结了婚。

  丈夫祁勇体健貌端,心性纯良,在一个外企工作,再加上两家本来就是世交,所以他们是在亲人的祝福里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  婚后第二年,雅雯生下了一个宝贝女儿,祁勇欢喜有加,疼爱有加,取名祁橙橙,小名橙子。

  夫妻俩商议,再过几年,等橙子大一些了,再生一个孩子,最好是个男孩儿。

  人生不过一个“好”字,如果儿女双全,此生也算圆满了。

  他们的生活,平淡而幸福,就像我们身边的任何一对普通夫妇一样。

  也许,成年人所谓的幸福,都藏在一针一线,一粥一饭的平淡里。

  雅雯很满意自己生活的状态。

  女儿三岁生日这天,雅雯早早就关了店门,给丈夫打电话让他也早点儿回来。因为公婆早就在饭店定好房间,要给孙女庆祝生日。

  雅雯去幼儿园接上孩子,然后又去取了蛋糕。在她进门的一刹那,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骇人的画面:丈夫的影子被裹挟在一片浓雾之中,仿佛在被什么东西正用力地往前拖行。

  雅雯大惊失色!

  她颤抖着双手拿起手机,开始给丈夫打电话。

  无法接通!

  一直无法接通!

  所有的亲人浑然不知将要发生什么,他们围着孩子,开心地谈论着,说笑着,整个世界仿佛一片祥和。

  雅雯身子软绵绵的,虚脱一般地坐在沙发上,头上冷汗直冒。

  少顷,交警打来电话,说祁勇出车祸了!

  一家人惊慌失措地跑到现场,婆婆只看一眼便晕厥过去了。

  也许是速度太快,还是其他莫名其妙的原因,祁勇开的小汽车被一辆水泥罐车拦腰压扁,当场身亡,身子被严重变形的车子挤压得不成样子。

  亲人们怕雅雯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拼命拦着她不让上前看。

  哥哥坚持把她和孩子送回家,后事由一众亲戚们留下来处理。

  雅雯悲痛欲绝,夜里,她哄女儿睡下后,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垂泪。

  她想,丈夫今夜一定会回来的!

  十点多的时候,他果然来了,身子灰蒙蒙、轻飘飘的。

  他满脸惊骇、万分凄楚,他已然知道自己离开了人世,没有肉体支撑的灵魂,像一根无根的枯草,格外孤苦无依。

  他望着雅雯,伤痛无以言表,他一步一步走近,挨着她坐了下来,他一眼不眨地看着她,神情痛苦难当。

  雅雯按捺住内心涌动着的巨大悲伤,闭上眼睛,就好像丈夫真的还在身边一样。

  祁勇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,又去卧室看女儿。

  橙子此刻睡得正香,长长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,轻轻地覆盖在眼睛上,小巧的鼻翼微微扇动,脸蛋嫩得像水蜜桃一样。

  祁勇看着女儿,脸上抽搐了几下,他伸出双臂,想把孩子抱在怀里,但一下子却扑了个空。

  他愣了片刻,盯着自己的手,眨了眨眼睛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  雅雯看着丈夫和女儿,泪如泉涌。

  当生命逝去,纵然心中有再多的爱,却再也无法说出口。

  雅雯流着眼泪,看着丈夫在每个房间漫无目的地游荡:他一会儿坐在卧室的床上,一会儿去书房晃荡,一会儿坐在沙发上发呆,一会儿又转到厨房。他看着自己生前拥有的熟悉的一切,时而痛得大哭,时而怒得发狂。

  雅雯知道,这是每一个猝死之人必经的一个过程,他必须慢慢接受自己已经离开人世,失去一切的事实,然后再选择努力升到天堂,经历生命下一次的轮回。

  她还知道,她不能让他的魂魄在人世间游离太长时间,时日越久,结识的孤魂野鬼越多,身上的戾气便越重。

  她要在最短的时间带他穿越阴阳两界的逼仄之地,让他的灵魂升入天堂。

  雅雯走到沙发上,挨着祁勇坐了下来,她轻轻地唤道,“阿勇!”

  祁勇吓了一跳,他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,左看看,右看看,满脸惊诧,“雅雯,你能听到我说话?”

  雅雯静静地看着他,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“老公!我能看到你,也能听到你说话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!”雅雯说,“我从小就能看到灵魂。”

  “你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呢?”

  “我怕吓着你!”

  “那,现在,你能听到我说话,还能看到我,简直是太好了,那,你摸摸我。”祁勇激动得语无伦次,几乎喜极而泣。

  雅雯伸出手,用指尖轻轻滑过丈夫的腰、背、手臂,脸颊,她的眼神温柔得像一汪碧水,久久凝视着自己的爱人。

  “我再也不走了,我要永远守着你们。”祁勇恳求道。

  “不行!你必须走。”雅雯温柔的声音里含着毋容置疑的坚定,“你如果不走,注定会成为一个孤魂野鬼,永远无法轮回。”

  她告诉他,这个世界上,每一个人,每一个灵魂,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,都有自己需要完成的使命。他的前世已经成为过去,接下来必须一直朝前走,不能再回头。

  第二天,雅雯把孩子送到幼儿园,并托付给婆婆照看,她要在最后的几天,完成对丈夫灵魂的超度。

  她带他去郊外散步,叫他认真观察树上的嫩叶,地上的草芽;她让他仰望天上的飞鸟,俯视水中的鱼儿。

  她让他把手停留在花瓣上,感觉花儿盛开的喜悦,她和他一起看蝴蝶如何扇动翅膀,一起倾听鸟儿动听地歌唱。

  “这么美啊,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?”祁勇感叹道。

  “这就是生命,无论生命以何种方式展现,都是为了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。”她让他体味美好的感觉,给予他重新启程的希望。

  她告诉他生命轮回的意义,万物生长的玄妙。

  “如果有来世,我会不会变成一只鸟?”祁勇问。

  “如果你变成一只小鸟,那也要做一只快乐的鸟,这样你就可以在我的窗前整天歌唱。”雅雯微笑着说。

  “如果我变成一只鸟,那么我希望变成一只鹦鹉,那样我就可以经常对你说我爱你。”

  “也许,你会变成风,变成雨,又或者重回人世,做别人家的孩子。”

  “如果重回人世,我希望,做你的儿子,那样,你一定会照顾我一辈子。”祁勇开心地笑道。

  “可是,我会失去所有的记忆,不再记得你。”笑容退去,他又有些忧伤。

  “没关系,我会在心里记住你,记一辈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个人躺在草地上畅想未来,在祁勇越来越轻松的神情里,雅雯发现,他的身子慢慢开始变得通透起来。

  “如果我来了,你还会不会认得我?”

  “我不知道,但是,我一定能感觉到。”

  他们在月光下散步,就像多年前两个人如胶似漆地谈恋爱一样。

  他从妻子沉静的眼神里,看到了来世相逢的希望。

  雅雯在树林里慢慢地走,祁勇围绕在她周围,一会儿欢呼,一会儿腾跳。

  一个灰色的影子飘过来,后面跟着一个蓝盈盈的精灵,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和一个小女孩儿,女人吃惊地看着他们,满脸讶异。

  “她能看到我们?”女人问道。

  “是的。”祁勇愉快地回答,“这是我的妻子。”

  “你好!”雅雯友好地向女人问好。

  “你好!”女人回道。

  “嗨!你们好!这是我的妈妈,我是她的女儿。”小女孩儿大声说道。

  “嗨!你好小家伙!”雅雯和小女孩儿打了个招呼。

  “你是怎么死的?”女人问。

  “突发车祸,就在前天。”祁勇问,“你呢?”

  “真是抱歉!我们是被人害死的!”女人恨恨地说,眼神充满怨愤。

  “说说看,怎么了?”雅雯问道,她不希望丈夫遇到的灵魂,带着太多的怨气。

  女人说,害死她和孩子的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丈夫。

  她原本是一个医生的女儿,父亲德高望重,是某个医院的院长,丈夫当时还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大夫,为了达到追名逐利的目的,刚进医院就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。陷入热恋的她智商一下子被拉到了地狱,在交往三个月后,两个人奉子成婚。

  谁料婚后没多久,她就流产了,后来又接连怀孕两次,都没有保住。她很内疚,丈夫却表现出难得的大度,还对她父母说哪怕她以后不能生孩子,他也要照顾她一辈子,把老两口感动得不行,平常夫妻俩拌个嘴父母都偏袒女婿三分。

  后来父亲动用各种关系,为女婿的仕途一路开绿灯,直至自己退休。而根基牢固后的丈夫,在父亲退休后开始逐渐冷落自己。再后来,她总是莫名其妙地在家里晕倒,他便以照顾她为名让她辞职,专门在家休养身体。

  半个月前的某个夜晚,在喝下丈夫给她倒的一杯水后,她再度晕厥,虽然紧急被送医院进行抢救,但这次,却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
  这时,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。

  丈夫在葬礼上哭得死去活来,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对亡妻的情深义重,纷纷称道。

  死后的她,才知道原来丈夫才是害死自己的罪魁祸首。他处心积虑地接近她,利用她完成仕途上的腾跃,在目的达到之后便弃若敝履,他之所以一直不想和她有孩子,因为他早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,也早就有了自己的孩子。他利用所学到的专业知识,每天在自己的饮食中加入少量的致幻剂,所以才有了之前的数次流产,数次晕厥,最后直至死亡。

  只可惜,这一切的一切,所有的人都被蒙在鼓里,包括自己的父母。

  “你每次发病都去医院,怎么没有检查出来呢?”雅雯问。

  “这就是他的精明和恶毒之处,因为这种致幻剂用的少,常规的检查根本发现不了。”女人愤恨异常。

  “那我该怎么帮你?”雅雯问。

  “这是我父亲的电话,你记一下。”女人说,“你告诉他,那个负心人下周三要去外地讲学,父亲有房门钥匙,他可以在那时候来家里一趟。在书房的书柜最下层,有一个黑皮日记本,他只要拿到看一下,所有的事情就都清楚了。对了,亏得那个负心人,有个记日记的好习惯。”

  “他如果不相信我怎么办?”

  “我的小名叫阿慧,你就说你是我的朋友,你对他讲,他的女儿不是自然死亡,是被人害死的,我相信他一定会去的。”

  雅雯答应下来,女人和孩子对她千恩万谢。

  “前世已经成为过去,你要学会放下。”雅雯说,“孩子是无辜的,你不该拖着她的灵魂不放,你和她上辈子注定无法成为母子,只能在下一世的轮回里见了。”

  过了几天,城市的几家主流媒体争相报道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:一个日记本引发的惊天命案,某医院的知名大夫,忘恩负义,攀龙附凤后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,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妻子。

  岂料人算不如天算,最后是日记本出卖了自己,可谓自作孽,不可活!

  知名医生很快被抓了起来,一时间引得街头巷尾阵阵非议。

  一天晚上,雅雯正在家里看书,祁勇,女人还有孩子一起来了。

  了却了前世的挂碍,他们的身体变得透亮而轻盈。

  女人和孩子向她表示了感谢。

  “我们要走了,今晚是特地来和你告别的。”女人说。

  雅雯微笑着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  祁勇最后环视了一遍自己的家,深深地吻了吻妻子。

  她站起来,流着眼泪,一一拥抱了他们。

  她很欣慰,丈夫此去的路上有人相伴,从此不再孤单。

  窗外有炫目的光,她看着他们的影子慢慢在那束炫目的光线中渐渐变得透亮,稀薄,模糊,最后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祁勇走后,雅雯总是喜欢仰望天空,她不知道丈夫的下一世,会以何种方式与她相逢。

  身边落下的每一滴雨,耳畔吹过的每一阵风,仿佛他在身边耳语,宛如他在耳边叮咛,她相信,不久的将来,他们一定会以亲人的方式再次重逢!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


本文标题:人鬼情未了:一个温暖的灵异故事
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fwsir.com/gushi/356960.html
友情链接:快3投注平台  快3网  快3权威投注  快三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快3网上投注平台  快3投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