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故事大全 >> 民间故事 >> 正文

原创短篇故事:小溪村的鲤鱼潭

时间:2017/8/31栏目:民间故事

  原创短篇故事:小溪村的鲤鱼潭

  米仓映画

  小编按:

  此故事写于2012年在自贡做记者时,最近在读《聊斋志异》,想起了这篇颇具灵异色彩的故事,发出来一起分享。

  一直非常喜欢梅里美,尤其喜欢他的那篇朦胧诡异的《伊勒的维纳斯》,有点儿模仿他的意思。此外,故事也略微带有雅各布斯《猴爪》 的影子。

  1

  小溪村是一座古老的山村,因绕村而过的小溪得名。

  小溪并不大,溪水自西北而来,淌过山谷、流过浅滩,在村子的西南边形成了一座深潭,人们称之为鲤鱼潭。潭水清澈,可以看见水中的游鱼。水潭的地势如锅底,中央深不可测。有人曾在此用麻绳拴着石头测量,一把麻绳用完了仍不见底。潭边缘为沙岸,长着许多垂柳,柳条儿伸进水下,像倒垂的水草。另一处岸边有大石头,高约3丈,上有“鲤鱼潭”三个大字,字为颜体,传为前代一位书生所写。没有风的时候,鲤鱼潭水平如镜子,映照着青山白云,十分美丽。但鲤鱼潭最美当属月夜:碧蓝的天幕上悬着一轮圆月,潭水深黑,倒映着月亮,偶尔有小鱼儿跳出水面,水中的月亮就会动起来,就像被挠了痒痒似的。草丛里蟋蟀歌声此起彼伏,像开歌咏比赛似的。

  千百年来,小溪村里流传着一个传说:古代的时候,鲤鱼潭边曾有一座鲤鱼阁,一名书生曾在此读书。月明星稀之夜,书生对月赋诗,一只金色鲤鱼跃出水面,化为一女子。对此,书生也不惊讶,只是好奇地看着她。谁知女子竟吟诗来和,让书生大为惊奇,引为知己。后来,书生上京考试高中,衣锦还乡。为感谢潭中鲤鱼,书生将大石磨平,题了“鲤鱼潭”三字,还在潭边修建了亭台楼阁,在此居住。又是一个月夜,鲤鱼变成的女子要回潭中时,却被书生拉住,最终,两人结为夫妻。不知过了多少代,亭台楼阁毁了,化为女人的鲤鱼也回到了潭中,变成了小溪村人人敬奉的“鲤鱼娘娘”。

  传说真实与否,小溪村的人们无暇考究,但他们都知道鲤鱼娘娘通神灵,很灵验。村中人们每有诉求都喜欢到鲤鱼潭边,将一切讲给鲤鱼娘娘。与敬奉其他神灵需上供香火不同,你得先投入一点东西进入潭中,把诉求讲出来就可以了。鲤鱼娘娘表现得很直率,能办到的就办,不能办到的也不解释。但多数村民都如愿以偿,如村北张家一直没有小孩,张家的媳妇便做了一双婴儿的鞋子投入潭中,之后他们便有了小孩。多年以来,小溪村被大山封闭,这里仍保持着古时候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生活制度,一片潭水、一个鲤鱼娘娘就是他们的全部。

  2

  4月16日,对小溪村东的洛小月和洛玉明同样重要,因为他俩订婚了。

  洛小月与洛玉明同姓洛,是邻居,也是玩伴。洛玉明长洛小月两岁,洛小月叫他哥哥。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,小时候一起玩“过家家”,洛小月扮新娘,洛玉明扮新郎,他用“牛肋巴”(一种草本蕨类植物)做成新娘的帽子,给洛小月戴上,然后看着她笑。洛小月则捧着一个自制的“布娃娃”看着洛玉明笑。有时候,他们会并排坐到鲤鱼潭边的柳树下,一起听蝉的歌声,或者看蚂蚁搬运东西,一坐就是一上午。更多的时候,他们一起劳动,从检麦子到打棉花枝,有默契极了。天热的时候,洛小月会摘一片桐叶,卷起来,去泉水边舀些泉水,端过来给洛玉明喝。当洛玉明喝水的时候,洛小月便在一边看着,表情比自己喝水还甜。

  时光一天天过去,两人渐渐长大,劳作让洛玉明健壮,洛小月却出落得越来越标致了。如小时候一样,他们成天呆在一起,一起锄草、一起打枝、一起去山上捡菌子。有段时间,洛玉明迷上了钓鱼,他用细竹竿做成钓鱼,用洛小月搓成的细麻绳做钓丝,鱼钩则是用缝衣针制成的。不得不说,洛玉明很聪明,他很快成了钓鱼高手,每次出去能都能让洛小月装满篮子。钓完鱼,洛玉明喜欢带着罗小月到鲤鱼潭边坐坐。两人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看蚂蚁,而是依偎着,看潭中那个白花花倒映的的太阳。但从来没人在鲤鱼潭中钓过鱼,因为那是村里的圣地,在里面钓鱼会受诅咒。4月13日这一天,钓完鱼后,洛玉明和洛小月又在鲤鱼潭边呆坐。洛小月靠在洛玉明肩膀上,静静地似要睡着了。

  “我想在这里钓一条金色的鲤鱼送给你,”洛玉明说,把洛小月吓了一跳。

  “你疯了吗?”洛小月坐直身子,惊异地看着洛玉明。

  “我就想钓一条金色鲤鱼送给你……”

  “不行,在潭里钓鱼要被诅咒呢!”

  “不会的,我只要一条,鲤鱼娘娘会给我的。”

  “不行,我不准你那样做。”洛小月说,伸手要拿洛玉明的钓竿,被他躲开了。

  “我还不是为了你么?”

  “好吧,那你得向潭里投点东西……”

  洛玉明答应了,可两人找来找去,没找到什么。

  “还记得吗,我有一个黑色的鱼儿……”洛玉明突然说,洛小月想起他用黑色石头磨成的小鱼儿。

  “我明天投进去,和鲤鱼娘娘换一条金色鲤鱼。”

  “那你明天才能钓。”

  “乖小月!好小月!就现在钓嘛,正好没人。”洛玉明挠起洛小月痒痒来,把她逗得咯咯直笑。

  “答应我,明天一定要把黑色鱼儿扔进去额。”

  “当然!”

  在洛小月的目光中,洛玉明穿好蚯蚓,把钓丝扔进了鲤鱼潭里。很快,水面上的浮漂有了动静,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儿,迅速提起鱼竿,钓线上一条金色的小鱼儿在阳光里活蹦乱跳。洛玉明很高兴,小心从鱼儿嘴巴上取下钓钩,洛小月摘了几片桐叶,从潭中舀水喂小鱼儿。那是一条美丽的鱼儿,通体金色,尾巴略红,嘴巴下有两根小小的须子,十分可爱。“真漂亮!”洛小月捧着桐叶,很高兴。“喜欢吗?”“喜欢!”洛小月说,洛玉明已经收好了鱼竿。

  “啪啦!”突然潭中响了一声,像什么在拍水似的,把两人吓了一跳。回头看时,只看见潭中央有一圈波纹,正在向四周扩散,阳光下波光粼粼。“鲤鱼娘娘生气了,我们快走吧。”洛小月捧着桐叶的手微微发抖,洛玉明答应了,两人离开了鲤鱼潭。“记得明天将你的鱼儿投进潭里,”快到家的时候,洛小月说,洛玉明说好。

  回到家,洛玉明开始找自己的黑色鱼儿,却怎么也找不到了。“千万不能给小月说,”他想。看着小月带回来的金色小鱼儿,村里人都很惊奇,纷纷问是从哪儿弄来的,洛小月说是洛玉明钓来的。“该不会是从鲤鱼潭中钓起来的吧?”一个人突然说。“在鲤鱼潭中钓鱼要受诅咒呢,我们才不敢去。”洛小月说,人们不再怀疑,纷纷羡慕洛小月的好运气。小月很高兴,把它养在了水缸里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洛小月找到洛玉明,问他把黑色鱼儿投进潭里没有?洛玉明只得说投了,洛小月还是有点担心,洛玉明只得安慰她,虽然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。

  3天过后,洛小月和洛玉明订婚了。在村里人的见证下,洛玉明把准备好了的银戒指戴在了罗小月的手指上,两家商定9月举办婚礼。

  3

  不得不说,洛小月为了能和洛玉明在一起费了不少功夫。因为他们都姓洛,洛小月的父母认为同姓是不能结婚的,因为两人“五百年前是一家”。

  实际上,洛小月的父母小时候并不反对她与洛玉明一起玩耍,但见到小月成天和洛玉明腻在一起,便开始担心起来。随着小月渐渐长大,父母开始有意无意限制他们俩来往,每次洛玉明找小月,小岳父母都冷冷的,或者告诉小月不在。但洛小月似乎能闻到洛玉明气味似的,从屋里跑出来笑着和洛玉明打招呼。对此,小月父母也不好阻止。他们甚至严厉告诫过洛玉明,让他不要来找洛小月,但洛玉明似乎从来管不住自己,仍是天天出现在他们家门口。没办法,他们只好严格控制洛小月出门的时间,但洛小月总有办法出去和洛玉明呆在一起。农忙的时候,地头的事情很多,洛玉明会来帮忙,小月的父母也不在意,仍由他帮,中午会拉住他吃午饭,但从不给他夹菜,也不说话,只闷头吃饭。

  对于这样的情况,洛小月采用了很多“招数”,她会早早完成父母交代的工作,然后嚷着要出去,父母不许。她就把自己关在屋里,到吃饭时也不开门。母亲心疼女儿,让她出来吃饭,她和母亲谈起了条件,要出门去。母亲不同意,她就用拳头敲墙壁,发出用脑袋撞墙的声音。母亲担心,只得妥协。这样几次之后,父母识破了她的“伎俩”,不再劝她吃饭。她倒也不含糊,自己出来吃饭,然后带着锄头去锄草。对她的转变,母亲很高兴,但很快发现锄草的是洛玉明,小月在树下乘凉,只得叹一口气离开。总之,洛小月总能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和洛玉明在一起,让老两口费心费神。久而久之,小月的父母也不再拦着小月与洛玉明来往。虽然有时也恶狠狠地警告洛玉明,但也仅限于赌气,从来不实行暴力管控。在小溪村里,人们没有暴力管控的习惯。

  订婚的热闹之后,两人度过了一段糟糕的时光。洛小月要和洛玉明在一起的念头似乎淡了下来,她不再千方百计要和洛玉明呆在一起,反而显得有些懒散。对洛小月的变化,洛玉明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每天依然到洛小月家里找她,洛小月呢,表现得爱理不理。没办法,洛玉明只得向小月母亲“求救”。开始,小月母亲表现出一副“胜利”的表情,但很快她也发现女儿有些“不正常”,她开始着急,有意无意和小月说话,想从中找到“病症”,但很快发现都是徒劳。她把女儿的这一变化告诉了小月父亲,他也没辙。小月这个莫名其妙的变化让老两口好些晚上没睡着觉。

  洛玉明则变得很憔悴,开始小月还冷冷和她说几句话,有时和他出去走走。后来干脆理也不理了,一个人关在屋里不出来,任洛玉明怎么哀求也不出一声。洛玉明让小月母亲进屋看看小月在干什么,得到的回答是搓麻绳。洛玉明觉得应该让她静一静,便忍住相思把自己关了起来。三天之后,洛玉明又出现在洛小月的门口,哀求小月出来,小月没理他。他只得再次求小月母亲进屋看看她在做什么,结果她搓好了麻绳又开始拆麻绳。洛玉明觉得眼前一黑,栽倒在门口。

  醒来已是第三天,他立即想起洛小月,穿起衣服到了小月门口,这回小月母亲告诉洛玉明,她又在搓麻绳了。“玉明,回去吧,我闺女对不住你。”小鱼母亲眼睛有些湿润,洛玉明什么也没说,转身离开了那个让他伤心的地方。

  8月的一个晚上,洛小月的母亲踩着月光出现在鲤鱼潭边,她虔诚地想鲤鱼娘娘作了一揖,然后将自己心爱的陪嫁手镯扔进了水里。“啪!”手镯敲碎了月光,无声息地沉入了水中。小月母亲静静地看着,默默祈祷鲤鱼娘娘让自己女儿快点高兴起来,不要成天只惦记着搓麻绳和拆麻绳。祈祷完毕,她又恭敬地作了三个揖。

  母亲的愿望很快实现,第二天一早,小月便从屋里走了出来,把一把麻绳递给母亲,说要去锄草。这句话让小月母亲很高兴,毕竟鲤鱼娘娘让女儿高兴起来了。吃过饭后,小月扛着锄头出去了,母亲有些不放心,跟着她。她很快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异的情景,大太阳下,小月在地里锄着草,嘴里还在哼着歌,而洛玉明满面愁容地坐在树荫下,一点精神也没有。“管他呢,只要女儿高兴起来就好,只是苦了玉明。”她叹了一口气。锄完草,洛小月回到家,径自找了一个瓦罐,装满水,把水缸里的金色鲤鱼移到罐子里,然后盯着呆看。清凉的井水里,鱼儿自在地游来游去。对这个情况,小月母亲也不在意,但她很快发现小月可以一动不动盯着鱼儿看一整天,禁不住又开始担心起来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婚期渐渐逼近,洛玉明变得十分憔悴,婚礼的事情似乎成了一个雷区,两家都不再提起。还有三天就到原来商定的婚礼日期了,洛小月破天荒地出现在了洛玉明家,把他叫了出去。长时间地折腾让洛玉明憔悴得不成样子,他准备说点什么,倒是洛小月先开口了。

  “把这个还给你,”洛小月说着,把那枚银戒指递了过来,洛玉明没说话,默默接了。“我觉得妈妈说得对,同姓是不能结婚的。我们都姓洛,‘五百年前是一家’。”她接着说,洛玉明没回答,呆呆看着她离开了,他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。

  4

  9月12日,是洛小月和洛玉明订婚时商定的婚期。11日晚上很晚的时候,小溪村已经沉沉睡去。突然,鲤鱼潭边出现了一个黑影,他高大但瘦削,他便是洛玉明。他穿过岸边的垂柳树,径自走进水里,平静的水面顿时激起软软的波纹,水面圆圆的月亮也被打碎了,散作满河光电。水越来越深,漫到了洛玉明的胸部,他停了下来,高举起双手。手掌上,一个白色东西在闪着光,他把它放到嘴边亲了一下,然后抛了出去。那个白色的东西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他静静地看着,双手交叉放在额头上,似乎在默默说着什么。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有一圈白色的东西,月光里闪着银光。说完话,洛玉明又呆了一会,然后慢慢走上岸。他的身后,鲤鱼潭又恢复了平静,潭中“啪啦”的拍水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。他头也不回,向家里走去。

  原定的婚期成了一个伤心的日子,不过,洛玉明似乎也不在意。他独自坐在屋里,看着前不久才找到黑色鱼儿发呆。原本计划将它扔进鲤鱼潭,谁知临到要扔时却找不到了。前几天,洛玉明在家中储物柜下找到了它。它的身上已经沾满了灰尘。洛玉明十分珍惜地捡起来,用布擦净灰尘,然后看着它发呆。周边的村民早已知道两家发生的变故,都十分知趣,没有一个来问洛玉明的父母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对于儿子的变化,洛玉明的母亲想尽了各种办法,甚至也向鲤鱼娘娘祈祷过,却没有任何效果。“也许过段时间就好了,时间能抹平一切……”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  白天很快过去,夜晚如约而至。发了一整天呆的洛玉明似乎很饿,他一口气吃了两碗饭,然后打着饱嗝回到了自己屋里。洛玉明母亲见儿子早早关了门,便放下了心。她已劳累了一整天,躺在床上便进入了梦乡。

  这个夜晚却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。先是月亮隐进了乌云,整个天空一片漆黑。四周开始静下来,原本还呱呱乱叫的青蛙们犹如被集体噤声了,村里一片死寂。而小溪村西南面的鲤鱼潭潭水放佛被煮开了似的,开始“咕嘟咕嘟”冒泡。冒了一阵,一个黑色东西出现在水面,它慢慢向岸边移动,四周静默无声。很快,它上岸了,空气中有一种划过沙粒和树叶的声音。黑影慢慢向前移动,在一个十字路口迟疑了一下,随即向着一条较窄的路上移过去。这条路的尽头便是洛玉明的家……

  “啊!”一声低沉的叫声惊醒了洛玉明的母亲,她很快明白叫声是儿子发出的。她立即叫醒洛玉明的父亲,两人迅速点燃油灯,穿衣起床。这时,他们忽然听到风中有一丝划过草丛和树叶的“嘶嘶”声,细细的,却清晰地传入老两口的耳鼓。稍一迟疑,两人迅速穿好衣服,向儿子的房间走去。

  昏暗的的灯光下,洛玉明的父母发现儿子床上湿湿的,有一股浓浓的鱼腥味。他们的儿子仰天躺着,眼睛圆睁,瞳孔张得老大,定定地盯着天花板,目光像是被硬生生截断似的。他的颈子上有一道血液淤积的痕迹。洛玉明的父亲伸手试了试儿子的鼻息,已然没有了。他记起之前人们告诉过他可以通过压胸部来帮助窒息的人恢复呼吸,他立即跪在床边,开始按压起儿子的胸膛来。洛玉明的母亲在一旁举着油灯,焦急地看着儿子的脸,一边拿毛巾帮儿子擦身子。两人忙活了半个小时,洛玉明仍然没有呼吸,老头子一屁股坐在床上,“呼哧呼哧”不住喘气。洛玉明订婚时的银戒指仍戴在手上,细心的母亲则在儿子左手中指和无名指间发现了一片金色的鱼鳞。“哪儿来的鱼鳞?难道是……”洛玉明的母亲一阵恐惧,一旁洛玉明的父亲没有说话,仍在喘着气。一阵风吹过来,将洛玉明母亲手中的油灯吹灭了。黑暗中,她发现儿子紧闭的房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,门把手满是散发着着鱼腥味的液体,一枚金色的鱼鳞散落在门外。后来,洛玉明的母亲在院子里也发现了一片鱼鳞,正在反射着月亮的光。她向外走去,发现门口的路上每隔几米便有一片金色的鱼鳞,这些散落的鱼鳞宛如指路牌,一直延伸到村子西南的鲤鱼潭。

  洛玉明母亲越看越觉得害怕,她赶紧回到家,发现老头子正抱着头哭,她走过去抱住她,两人一起哭起来。而他们的儿子,已经在这个夜晚死去了。

  5

  第二天,村里人都没下地,而是径自走到了洛玉明家,他们都说昨天晚上听到洛家有异样的东西。等发现罗玉明已经死去时,村民们十分悲伤,因为他是如此好的一个孩子。善良的村民安慰失去儿子的母亲,还自愿留下来帮助他们办丧事。对于村民的善举,老两口感动得流下泪来。

  就在这天早上,洛小月惊奇地发现瓦罐里的金色鲤鱼已经不在了,一枚自制的黑色鱼儿静静沉在水底。她四处找那只金色的鲤鱼儿,可怎么也找不到。她大为光火,挽起袖子,伸进水里把那只黑色的鱼儿捞起来,在地上摔碎了。然后把一脚把罐子踢下了石台,水撒了一身。随后,她把自己关在屋里“重操旧业”,搓起了麻绳。

  村子西南,阳光下的鲤鱼潭一如往日。潭水平静如一面镜子,倒映着青山白云,一只金色的小鲤鱼儿浮在水面上,吐着水泡,像一幅工笔画里的点缀品。

  1998年,洛小月去世,终生未嫁。

  2012.6.2上午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


★相关文章:
友情链接:快3投注平台  快三平台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快3网上投注平台  快3网上投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