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故事大全 >> 情感故事 >> 人生故事 >> 正文

一盘录音带的故事

时间:2017/8/22栏目:人生故事

  一盘录音带的故事

  文老师

  我读中学的时候,有过一台复读机。就是当时电视里成天广告的步步高复读机,银灰色,样子像个大几号的火柴盒。我们现在都是用智能手机听音乐,复读机、随声听和磁带这些东西,差不多已经没有人用,就像时代更远的留声机,都成为了留存人们记忆的旧物。

  家里人给我买这台复读机,是为了让我学英语。我在刚刚开始读初中的时候,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,偶尔还拿过班级第一。到初二就下滑了,因为迷上了电脑游戏,又不喜欢听数学课,渐渐地有点荒长的势头。到高中一年级,我更是有过连续一个月在网吧刷夜的记录。那台复读机基本没发挥它应有的作用,一直被拿来听歌用。

  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,我把自己弄得很糟糕。不仅是成绩糟糕,成天在课上睡觉,还因为我这个时候已经胖得不成样子,人只是十四岁,一米六几的身高,就已经有接近一百九十斤的体重。每天早上五点多钟,我和几个同学从网吧回来,早读课,其他同学都在背古文或者历史地理知识,只有我们几个在那睡得死死的,往往醒过来就接近中午。

  有一回,地理老师实在是看不过眼,故意点我起来回答问题。同桌用胳膊肘捅我几下,再摇摇桌子,然后我迷迷糊糊地站起来。

  “你有病?” 听了老师这一句问,全班哄堂大笑。

  “我没病!”尽管意识还不清醒,但感觉到自尊心受伤的我回答得还是果断。又是全班一阵哄笑。

  我的高中一年级,差不多就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中过来的。

  升到高二,我好像有点醒悟过来。这一年分了文理科,除了英语和数学,我其他几门课的成绩,考前背一背,都还不错。我开始跑步减肥,同时喜欢上一个姑娘。我觉得自己应该变得好一些。一个夏天,我减了三十斤体重。我还培养了一些兴趣,没事会翻翻闲书,和几个同学聊聊电影之类的,探讨人生和理想。不经意间,我已经半年没有去过网吧了。

  十六七岁的时候是什么样的,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。反正以我的经验来看,多半都是有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的,比如想当电影明星,想成为冯小刚那样的大导演,或者想成为下一个李嘉诚,等等。我们对未来憧憬,自命不凡,却很少有切实可行的计划。我们还看不清自己生长的那个小地方,不知道自己的那个理想世界,距离我们究竟有多远,不清楚我们该做些什么,才能抵达那里。学习让我们厌烦,我们更喜欢自由自在。

  距离高考还有几个月的时候,我们班出现了这么一批人。他们不再上课,每天就在这个县城里晃荡,或者去一个外地学生的出租屋里打牌,或者去网吧上网打游戏,或者就在学校的篮球场里打球。这批人里,绝大多数是成绩差,知道考大学基本无望的,也包括一些成绩中等偏上,但对未来感到迷茫,只想逃离这个压抑的环境的,比如我。

  这样的日子开始没几天,有一天晚上,我们班组织去医院看一个生了病的同学,我也去了。这个同学几个月前就病了,起初是上课睡觉,常常叫不醒,后来发展到会忽然昏迷的程度。家里人担心起来,去医院一查,脑瘤。学校发起了捐款,这位同学就不见了几个月。据说她做了肿瘤切除手术,手术很成功。这之前一个月,她回来上课,过了一段时间,肿瘤复发了。

  我们一二十个人围在病床前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病床上的这位女同学,和在边上陪护的妈妈都在笑。我们其中的几名同学,轮流给她唱了一首歌。这期间她昏迷过去一次,醒过来,还是笑着看着我们。

  这位女同学喜欢《红楼梦》,喜欢水木年华的歌,平时很安静。她还喜欢恶作剧,有一次她趁同桌熟睡,就在他的手指上画了十个笑眯眯的小人。她的名字很有诗意,叫夏楠。

  一天下午,我们十来个人在离学校不远的一条斜街上骑自行车。是上课时间。我忽然提议说,咱们给夏楠同学录个磁带吧。

  那个常被大家用来打牌的出租屋有一片阳台,阳台上的苗圃里种着几株葡萄,葡萄树的枝蔓顺着扎好的绳索蔓延开去。夜幕降临,我们十几个人围着葡萄架坐着,不远处,可以看见我们那座灯火通明的教学楼。我打开我的复读机,我们就一首歌一首歌的录下去。有独唱,也有合作的歌曲。选歌的宗旨是尽量有意义,其中有不少都很欢快。每首歌开始前和结束后,我们还会讲一段串词。我们这群不良少年,在做这件事的时候,都表现出了难得的认真。

  我们这盘录音带,用了几星期的时间才录制完成。

  四月的一天下午,我们去医院看夏楠同学,并把那盒磁带放给她听。她们母女俩一边听,一边夸我们唱得好。我们这群人里有个男孩,躲在屋外不进来,可能是因为在这个情形下,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。我们都显得有些紧张,不太说话,而状态轻松,不停开着玩笑,说谁谁谁的声音真好听的,反而是夏楠同学。

  五月,传来了夏楠同学去世的消息。时至今日,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在听到这个消息时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我只记得那天下午,我和一个同学一起跑步,他所说的那些话给我的一些印象。我们都说不上很悲伤,顶多有一点难过,我们更多的感觉是困惑,是关于死亡的困惑。一个我们的同班同学,忽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,这对于我们这些少年来说,都是从没有过,或者说很少经历过的事情。

  我们十几个人一起录制的那盘磁带,据说和夏楠同学一起下葬了。这是2005年夏天的事情。我现在把它写出来,只是想讲讲十几年前,一群问题少年做过的一件事,以及其中一个,也就是我自己的一些感受,聊作纪念。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


本文标题:一盘录音带的故事
链接地址:/gushi/356208.html
友情链接:快3网  快三平台  快3权威投注  快3投注平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