蚂蚁彩票平台 pk10 pk10开奖 pk10 pk10开奖 pk10
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故事大全 >> 爱情故事 >> 网络爱情故事 >> 正文

网络爱情故事:不伦之恋

时间:2015-10-22栏目:网络爱情故事

  网络爱情故事:不伦之恋

  作者: 雪飞扬

  我正望着淅淅沥沥的雨发呆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来了,是儿子瓮声瓮气的声音:"小豪和小卓要交学费了,共三千元。赶紧给打到卡上来。"看,这就是我那宝贝儿子,都三十岁的人了,还理直气壮地伸手向我要钱。小豪和小卓分别是我大孙子和小孙子的名字,都在上幼儿园。我儿子在加油站上班,一月一千五,还不够他们一家四口吃喝,落下的缺口都是我来补,说直白点吧,其实就是我在养着儿子一家。其实想想吧,也不能怨儿子呀!要怨的话只能怨我……

  雨,还在下个不停,到处灰蒙蒙的。其实,我喜欢这样的雨天,这样的雨天适合想心事,适合想人,更适合回忆。随着这纷飞的雨滴,我的思绪也开始飞舞起来。

  二十年前,我四十五岁,在县三中教书,县三中坐落在我家乡的小镇上。我平时就住校,只在周末节假日时回家帮妻子干活儿。我妻子是个只读了几天小学的半文盲,我跟她没有一点共同语言。我一回到家,她一边像个饲养员一样给我做这好吃的,做那好喝的,每顿饭都双手捧给我。一边又喋喋不休地派我干这农活儿,干那农活儿。可是,我天生个子矮小,又不常干农活儿,所以干起来就比较吃力。妻子是个大个子,饭量大,力气也大。比如,我们同样用篮子往家里担红薯,她能挑满满两篮子,而我的力气却只能挑半筐,还累得气喘吁吁的。妻子常常很体谅我,总是尽自己的力量多干点,好让我少干点,但她的嘴却总是让人烦。她会说,谁谁家的男人怎么怎么能干活,怎么怎么力气大,谁谁家的男人怎么有本事,会挣钱。言外之意是我既没有力气干活儿又挣钱不多。我本来就是性格内向的人,不爱多说话,她一这样唠叨我就更不想说话了。还有,就是我们从来没有精神上的交流,只是在生理需要时相互尽义务。所以,我讨厌回家,一回到家,我心里就像堵上了一块石头。

  这年暑假开学后,我被安排为高一的班主任。开学后不久,我就注意到一个女生。她成绩优异,学习认真刻苦,长得瘦瘦高高的,衣服总是那一身。好像她永远不洗,却永远干干净净。她上课总是很专心,很投入的样子,眉宇之间透着的一种气质,似乎是庄重,似乎是严肃,又似乎是忧郁。

  由于她的作文写得好,每期作文都被当做范文,不光在全班念,而且还常常被拿到别的班念。于是,我就让她担任我所教的语文科代表。

  第一次来办公室交作业时,她拘谨得差点被椅子绊倒,我连忙扶着她,告诉她不用这么紧张,又不是老虎。她被我的这句玩笑逗笑了,露出两颗好看的小虎牙。以后再来交作业就自然多了。

  她总是一副急急匆匆的样子,而且向来独来独往,好像她的时间宝贵得不得了,从不等某个同学或者跟大家到一起叽叽喳喳地聊天什么的。别的女孩子常常买支雪糕什么的小零食吃,从没见她买过。就算是到食堂吃饭,她在时间上也总是避开开饭高峰。平时总是一副深思样子,眉宇间的那丝忧郁却总是牵着我的心。我教了二十来年书,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个在我眼里特殊的学生。

  在她又一次来办公室交作业的时候,我留下她问了一些她的家庭情况。原来她家庭条件确实极差。父亲在前年因病去世了,母亲是个没有主见,干活儿又不利索的人。她下边还有两个弟弟,家里的农活儿主要靠她周末节假日回家带领母亲和大弟弟干的。农闲的时候动不动村里还组织村民做义务工,修路啊,修桥什么的。她母亲干不了,就等她周末时回去干。家里唯一的收入就是卖点粮食,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。我知道了她为什么一年四季总是那一身衣服,为什么总是不跟大家一起吃饭。她说,她每月仅带几斤粮票,基本只吃两顿饭,而且总是一成不变地是粥和馒头。她说本来像她这种情况是不能再上学的,但是她就想来高中看看,上一年算一年,上半年算半年,哪天撑不下去了,就回家去。讲到这儿,我的心里涌动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感情,眼里热热的,我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。但我已暗下决心,我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。

  想想我的大女儿已经二十岁了,不但什么农活儿也没干过,而且花钱向来不用顾虑。而她才仅仅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,竟然像个小大人似的,不但会干各种农活儿,还得像领导似的,领着全家人干。在钱上,不但自己省吃俭用,还得为家里的生活费,弟弟们的学费操心费神地想办法,而她的学习成绩又是那样的好。

  上完课,我喜欢站在她背后看她写字;站在讲台上,我喜欢瞅着她深思时投入的样子。课后,我喜欢把她单独叫到办公室,让她帮我整理办公室或者帮我批改试卷上的短文。总之,我总是有理由叫她到我办公室。她坐在我身边的时候,我感觉特别充实。周末回来,我从家里带来妻子为我做的各种好吃的熟食,我会请她品尝,并借口我吃不完让她带回去吃。班里交校服费的时候,我悄悄地帮她交了。后来,她不知从哪儿弄来钱非要还我,被我找理由拒绝了。我说以后她的上学各种费用我都包了,包括她弟弟们的学费。我的工资虽然不高,但交这点钱还是有的。我说这就算我借她的,等她考上大学,将来工作挣钱了再还不迟。她红着眼圈答应了,说:"老师,我一定要还你!"

  一次月考后,我又让她到我办公室帮我批改试卷上的小短文问答题。那是个冬夜,天冷得飕飕的,虽然办公室生着炉火,还是很冷。看着她因穿着单薄,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,我心里十分心疼。我再次想到了我的女儿,穿着厚厚的棉衣,外面罩着漂亮的外套,暖暖和和的。同样都是为人女儿的,境遇竟然这样千差万别。我再次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,对她有一种要爱护的冲动。我上去摸了摸她单薄的衣服,从抽屉里我刚发的工资里拿了一百元,让她务必去做身厚一点的棉衣。她硬推辞着不接,说她穿得并不薄,并不觉得冷。可是她嘴里不由自主的"嘶嘶"声传递给人的信息是那么冷,那么单薄,那么让人怜爱。最后,我再次用借的名义让她收下了。

  那年冬天特别冷,也许她是被冻感冒了。一天上语文课,发现她不在,她同宿舍的女生说她躺在床上,直说冷。我赶紧给学生布置了课堂作业到她宿舍去看她,一摸她的额头烫得厉害。我让几个女同学把她搀扶到校医务室为她打点滴,在她输液期间,她真的就像我的孩子扯着我的魂,让我不由自主地在课堂与医务室之间奔走。三天后,她好多了,已经能撑着来上课了,我悬着的心也掉到了肚子里。晚上,我又找理由把她叫到我办公室,我自然地摸了她的额头,看是否还发烧。接着,我竟然做了连我自己都吃惊的动作——我抓住了她的手!但是,那时候,我敢肯定,那是一种特殊的感情,是一种父亲对女儿般的感情。但我内心分明又有一个声音在否定:不!我的手瑟瑟地抖着,我知道这绝不是冷的。她的脸在灯光下明显地红了,想抽出来,又一副作难的样子。

  她抬起头来,直视着我的眼睛,我想我的眼睛里一定是清澈透明的,因为我心里没有邪念,有的只是一种要爱护她的情感。可是那天夜里,我却失眠了。我在心里说了一千遍一万遍,她像我的女儿一样需要我的爱护,可我又一千遍一万遍地否定我对她仅是这么一种单纯的感情。

  想到她作文里那种细腻的感情、那种无畏的气魄、那种鲜明的观点、独特的见解都让我大开眼界。她是那么优秀,又是那么善解人意。

  一个雨夜,闲得无聊,我又借口让她帮我批改短文把她叫到了我办公室。在我跟她闲聊中,她竟然像个大人一样对什么都有她独特的见解,包括对婚姻和爱情。最后她笑说她这是纸上谈兵,都是从书上看来的。不管她的观点是否纸上谈兵,却都让我这个中年男人感兴趣。在我们谈兴正酣时,我再次不动声色地抓住了她的手。看似我是自然的,实则心里"咚咚"地跳得厉害。也许,我就是在那晚对她的情愫发生了质的变化。那个夜里,我胸中开始燃烧着一种熊熊大火。我使劲儿往下按着,生怕一不小心把自己给烧成了灰烬。然而,一切都没有用,我已经阻止不了了。当我看着她把好看的眼睛闭上,那长长的眼睫毛向上翘着的时候,我脑海里忽然闪出一句不知从哪儿看来的话:"当你的女朋友闭上眼睛的时候,是暗示你吻她的时候。"那一刻,我的头脑糊涂了。在这个我曾想像疼女儿一样疼爱的女孩面前,我竟然把她当成了女朋友。我不顾一切后果地上前吻了她!她惊叫了一声,脸立刻红得像彤云。我慌忙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努力让自己"咚咚"跳着的心平静下来。然而,我的心还是像惊涛拍岸一样翻滚撞击着不能平静。她红着脸,看上去心跳得也很厉害。一会儿,她站起身,悄悄地走了。我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,一阵懊悔涌满心头。我真担心,担心我因为冲动把这个在我心里像圣洁的雪莲花一样的女孩玷污了。

  之后的几天,我上课不敢再专注地看她,课后也没敢再叫她到我办公室里来。但我的心却每时每刻都在她的身上。

  事情过去一个月了,学校让上报贫困生名单,我就把她报上了。她到我办公室交照片的时候,我的心又剧烈地跳起来了。在她即将要跨出办公室门的时候,我伸手拉住了她,并疯狂地抱着她吻她。她大概是怕别人听见吧,只是小声地反抗、挣扎着。这一次,我不但吻了她,还摸了她的隐秘部位。当她发现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时,干脆放弃了挣扎,就那么怔怔地盯着我的眼睛看。我不是想耍她,我是真心从心底里喜欢她,所以我也敢直视她,我相信她从我的眼睛里依然看不到什么邪恶的东西,有的只是一腔诚挚之情。她的那双开始像刀子一样的目光终于在我的直视下变得柔和起来了。她说了一句至今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的话:"老师,我怎么发现我对你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感情了呢?"我明明激动不已,却佯说:"是的,我对你就像对我女儿一样爱怜。我要珍惜你,保护你,为你做我可能做到的一切!"

  其实,我说对她就像对我女儿一样这话时,是多么心虚呀!我在骗自己!我知道我对她不仅仅是父女情,或者说根本就不存在父女情。

  我喜欢雨夜,雨夜是让人变得大胆的夜晚。

  又是一个雨夜,我又借口让她帮我写一个发言稿没让她上晚自习,把她叫到我办公室。进来我就先拉了她的手,接着又试探着吻了她。她说:"老师,你那天晚上做的,就叫初吻吧?"我讪讪地"嗯"了一声。是啊!这么小的女孩子当然是初吻了,可是我……我都四十五,女儿都二十岁了!虽然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妥,但我很快就为自己找理由:"我只是给她爱,并没有伤害她。"

  这个夜晚,我借着滴滴答答的雨声,又大胆地进了一步。我边跟她谈人生理想,谈婚姻爱情,谈世事人情,边试探着摸她身上的敏感部位。也许她正沉浸在我们的谈话中吧,她竟然没有拒绝。最后,我竟然疯狂地把她的衣服扒下,压到了她身上……

  不知是她的心疼还是身子疼,她哭了很久……那声音是那么压抑,压抑得教人心疼。我竟然丝毫没有罪恶感,有的反而是一种神圣的感觉。在她身上我体验到了我四十多年来的人生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。我在心里一遍遍说:"这是灵与肉的结合,这是天底下最神圣的结合!"

  有了第一次,就像迈过了一个槛,后面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……后来我就准备了避孕套。

  一次,我又把她叫到办公室,企图瞅机会对她爱抚,是的,我对她是爱抚,并不是什么罪恶的事情。这次我急得没有带套,她竟然说没事的,就算怀孕了,也没关系,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养!她的这句话感动得我这个大男人的眼泪流得哗哗的。我心里说,老天是多么眷顾我呀!虽然给了我一个像榆木疙瘩一样脑子的老婆,却又把一个冰清玉洁、水灵清秀的可爱人儿送到了我面前。

  俗话说:"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"这真是至理名言啊!满以为我和她做得天衣无缝,还是被一些同事和学生警觉到了。

  有一天,我还在家里的小学上学的十岁的儿子考试后放假,就自己骑自行车到镇上来看我了。不知哪个多舌的人竟然教唆着我儿子躲起来,说晚上你爸爸屋里有好戏看。我儿子就真的躲起来没来见我。晚上,我故伎重演地叫她到我办公室,刚想把以前一直演的戏重新演一遍的时候,办公室的门被拍得"啪啪"山响。刚褪去衣服的我们,吓得大气不敢出。一会儿竟然响起了我儿子的哭声:"爸爸!开门!爸爸!开门!我知道你在里面,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!"我们抖抖索索,好不容易才把衣服穿上,才去拉开门。儿子紫红着一张小脸,狠狠地瞪瞪我,又瞪瞪她,她哭着走出去了。儿子气得撇着嘴,嘴里呼呼地直喘气,好半天才说:"你,你……们在干什么了?"我语无伦次地说:"孩子,你听我说,几天后我要到县上发个言,请你这位大姐姐帮我改了改稿子。"儿子使劲地撇着嘴,那神情是一万个不相信。"哼!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听说了,也亲眼看见了。"说着上来就扯我的衣服,我一看,原来刚才急急忙忙的我裤子的拉链竟然忘了拉。裤腰两头还耷拉着,中间的小口就像有一双眼睛在望着所有的一切。

  我赶紧拉了一下儿子,红着脸说:"你看,我们男人家的,裤子拉链坏了,也不会换,等回到家让你妈给换换。"儿子抽出我拉他的手,上去就把我的拉链拉上,说:"这是坏了吗?爸爸!说瞎话也不拣地方啊!你!"

  这是一个罪恶的夜呀!(www.fwsir.com)刚开始我还担心儿子回家后跟妻子说这事,担心妻子跟我闹。可是我错了。儿子竟然谁也没有说,只是,从此以后他就变了。他再也不叫我一声爸爸,除了要钱,也再也不再跟我说一句话!

  那天晚上,她从我办公室出去后也没有再回宿舍,直接回家去了。黑更半夜的,近三十里的路程,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回家的,也不知道路上遇到坏人没有。我发誓要保护她的,可是关键时候我并没有保护她,而是把她毁了。学校领导听说我们的事后,只是旁敲侧击地警告了我一下,因为那时候人们的思想已经很开放了,师生恋的情况也屡屡出现。对于她,学校也并没有怎么样,但她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踏进学校半步,只是让她弟弟来学校把她的东西书籍取回去了。

  以后的很多年,直到今天,我对她还是念念不忘,我忘不了她那双充满忧郁却别有神韵的眼睛,我忘不了那双忽闪忽闪的长长的睫毛,那微蹙的弯弯的眉毛,那神情里似乎藏着无数秘密的脸。我不敢明目张胆地找她,打听她,但我还是拐弯抹角地打听她的消息。听说她退学后就到广州打工去了。到结婚年龄时,因为家里对她的事传得沸沸扬扬的,条件好的人家都不想要她,最后远嫁到江苏去了。据说,生活并不幸福。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。我多么希望她幸福啊!可是我一想到她竟然嫁给了别的男人,一股醋意又会在我心中升腾。如果,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我一定要等她长大,光明正大地娶她,跟她生孩子。

  再不跟我说话的儿子上到初三的时候,忽然说不想上学了。我和妻子苦口婆心地劝他,给他讲道理,他就是梗着头不同意再回去上学。憋得急了,他竟然说,都怨我。说自从那次撞见我跟她的事后,这事就一直在他脑子里回旋,怎么赶也赶不走。每每想起来,脑子里就一片模糊,什么想法都没有了,就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,大家在说什么。儿子说出这话的时候,我的冷汗涔涔直流啊!天呀!难道真的是我让儿子上不成学的吗?现在想来,这都还不是严重的,更严重的事还在后面呢!

  就这样,儿子不上学了。不上学的儿子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,不出门,不说话。只在妻子叫他吃饭时才出来吃饭,吃完饭就接着把自己关到屋子里。我这个搞教育工作的人对自己的儿子却毫无办法。我和妻子想尽一切办法,找来以前跟他要好的同学、亲戚来劝说他,但任你是谁,都没法让他开口说话。

  那一年的夏天,村里有个儿子的同学考上一所知名大学后,在村头演电影。他知道后就在家里放声狂叫。还是那句话,他说是我毁了他,要不是我,他也会像这个同学一样该上大学了。他狂叫了一阵就扑到我跟前挥舞着拳头打我。我干脆迎上去,想让他把我揍死算了。妻子不顾一切地拦着他,不让他打我。我的泪水肆意地在脸上流着——这就是我的在我眼里傻傻的妻子呀!无论我做出什么事来,她还是顾着我!

  从那天开始,儿子再不能看见我,看见我就上来打我。那时候我也从学校早退了,就躲到大女儿家住了一段时间。后来儿子的行为举止越来越不正常,我只好让我大女婿和我一起带他到精神病医院看病。我们分别带他到北京、上海的精神病医院看了。经检查医生说这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,没有治愈的希望,只能控制和缓解。我们只好把他带到省城的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。对村里的人却说他到外地上班了。

  就这样,儿子断断续续地住院治疗,我呢,得不时地被他打。他清醒时会说自己对不起,不该打我,但一旦意识进入混沌状态,就开始打我,他咬牙切齿地上前撕我、咬我、掐我。以至于我脸上、胳膊上、腿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  后来,我的心也常常处于惊恐状态。一看到他就两腿发软、浑身发抖。我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,大把大把地脱发。不久,我也开始说胡话,我大女婿只好也带我到精神病医院看医生。经检查我也患上了精神病,只不过我的是惊吓过度造成的,通过药物干扰还是能治愈的。发了一段时间神经病,我终于好了。儿子的病情也基本稳定了,不再看见我就打我。

  万幸的是,我们做的保密工作很好,儿子在婚龄时,我及时通过借钱加上一辈子的积蓄为他在县城买了房。这样,因为保密工作做的好,村上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我儿子有病,在媒人们看来,我有工资,妻子勤劳简朴,家里有漂亮的两层楼房,又在县城买了房,这在农村婚龄的小伙子中间条件应该是很不错的了。所以,我儿子娶了个漂亮的儿媳妇。

  儿媳妇不但长得漂亮,还十分乖巧、懂事。她总是顺着儿子的性子,哄他,尊重他。这样,他的病情就更加稳定了。他们结婚第二年,赶紧让他把药停了,停药后不久儿媳妇就怀孕了。

  我大孙子一岁多的时候,儿子一家三口搬到了县城住。接着,他们又生了一个儿子。

  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着。

  我的故事基本上就讲完了,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?现在我已经六十多岁了,患有高血压、冠心病等多种疾病,不知道我还能活几年,要是我死了,没有了这份工资,不知道我儿子一家怎么活?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

本文标题:网络爱情故事:不伦之恋
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fwsir.com/gushi/315903.html
友情链接:快3网上投注平台  快三平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3投注平台  福彩快三网上购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线上快三投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