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10开奖|幸运飞艇

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故事大全 >> 民间故事 >> 正文

阴阳眼

时间:2013-11-29栏目:民间故事

  阴阳眼
  
  文 乌啼霜满天 插图 九万
  
  前情提要:
  
  在青冥家遭遇一系列的事情后,我被青冥逼着修炼,很有成效……这时表哥打电话让我回去,青冥送给我一张符箓,千叮万嘱之后把我送到了车站……
  
  7 恶鬼作祟
  
  我在火车上闭着眼睛正休息,忽然身边传来“谁是医生”的尖锐叫声。我睁开眼睛,看到一个绿皮硬座上躺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,老奶奶旁边蹲着一个体型娇弱、穿着时髦的妇人。
  
  我左眼微微发胀,发现老太太的印堂之上萦绕着一股黑气。我没有感应到身体刺骨的寒冷,看来是有恶鬼作祟,已经附于老太太的身体之中,所以我没有感应到,不过通过阴阳眼看了出来。
  
 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驱除老太太身上的鬼魂。我脑子里迅速回想起这几天在青冥家学过的法术,让人郁闷的是竟然没有一个是驱鬼的。忽然,我感觉到内衣口袋中有一个微微凸起的东西——九物驱邪丸,是素素送给我的。
  
  我拨开人群,来到妇人面前,装模作样地给老太太搭脉。之所以这样做,是要妇人信任我,否则我后一步喂老太太吃九物丸会有不少难处。打个比方,你和你妈妈在陌生的地方,你妈妈晕倒过去,一个陌生的男子出现,说要喂药丸给她吃,你能轻易答应?
  
  我看了一眼这个妇人的脸,微微一惊:她双目无神,印堂之上同样夹杂着淡淡的黑气。我对她说道:“老奶奶只是犯了些老毛病,加上火车内的空气不流通,胸闷,这才晕过去。我有些速效救心丸,吃一粒就会转好的。”
  
  我小心翼翼地倒出一颗九物驱邪丸,却发现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我,这股气息十分怨恨,让我全身寒毛倒竖。一道尖细的声音传到我耳中:“不要多管闲事!”
  
  我不顾妇人的警告,把九物丸往老奶奶的嘴中塞去。老奶奶忽然全身抖动起来,一股黑气从她口中吐出,在半空之中消失不见了。不过除了我,周围的人都没有发现。看样子这九物丸很有效果,让我松了一口气。
  
  不过老奶奶身体之中的“脏东西”被清除后仍旧没有转醒的迹象,周围的人对我指指点点,令我十分尴尬。
  
  那个妇人忽然过来掐住我的脖子,嘶吼起来:“你这个害人精,你害死我妈妈了,我叫你偿命。”
  
  我想掰开这个妇人的手臂,却发现她的手臂好像是钢铁浇铸的一样,很明显这妇人也被鬼物附身了,并且还要厉害几分。不,应该说这个鬼物很厉害,能够控住这名妇人的大脑神经。
  
  “是这里有人叫医生吗?”这时,宛若黄莺出谷般的声音传来,声音有几分熟悉。我努力别过头去,看到一个身穿苗族服饰的少女手挤了进来。
  
  是素素!我一下就升起了希望。
  
  8 收魂葫芦
  
  素素看到我的处境,眉头微微一皱,立刻从包中取出了十二枚金针。她抽出一根金针扎在少妇手臂上,少妇立刻大惊起来,动作很僵硬地保持着原来的动作,眼中满是怨恨之色。
  
  我立刻挣脱出来,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  
  素素冲我一笑,取出一根金针在老奶奶人中扎了扎。老奶奶醒过来了,她看一眼动弹不得的妇人,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会心的一笑。
  
  “老奶奶,能给我们讲讲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我把她扶起,帮她整理一下衣物, 顺便问起话来。“多谢这位小姑娘和小伙子啊,要不是你们两个,老身今日就要栽在这两个小鬼身上了。”
  
  老奶奶说着从腰间取出一个小巧的黄皮葫芦。这个葫芦上面用朱砂绘制了一些符文,葫芦口上还有软塞。我对这个葫芦有 些眼熟,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  
  “我叫陈幕雪,是一名道观的俗家弟子,她是我闺女,我们从湘西回来就一直被这两只恶鬼纠缠。我原本想大发慈悲放他们一马,却不料他们在我闺女身上动了手脚,迫使我束手就擒。刚才在车上居然趁我分神想占据我的身体,幸好我封住了我的七窍,让他逃不出来,否则小伙子的九物丸就不奏效了。”陈奶奶笑眯眯地盯着我说。
  
  “难道是峨眉的清心观?我好像看到我外婆手中也有一只一样的黄皮葫芦。小时候我拿去玩,还被外婆臭骂一顿呢。”
  
  “你外婆手中也有这样的葫芦?她叫什么名字?这可是收魂葫芦,难怪你小时候玩这个葫芦会被骂了,这葫芦里面装的都是游魂野鬼。”陈奶奶笑眯眯地说道。
  
  “我外婆叫柳莺。”
  
  “柳……柳师姐!你是她外孙,那么你,你是无常?”陈奶奶闻言一惊,立刻重新打量起我来。接着又把目光转到素素身上,开口说道:“无常,你交女朋友了?”
  
  素素闻言立刻把头低下了,脸蛋上飞出两团红霞。我乐呵呵地开口说道:“要是我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就好了。”
  
  陈奶奶笑而不语,接着又把葫芦的软塞拔下来把葫芦放在妇人的嘴巴上,另外一只手掐动着法诀,嘴里念起咒语来。妇人惊慌的脸上露出怨毒的神色,但是嘴巴还是张开了,一道黑气从口中喷出尽数没入葫芦之中不见了踪影。
  
  “无常,你可不要辜负你外婆了啊。”收起这个黄皮葫芦,陈奶奶忽然说出一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来。
  
  “我外婆不是在峨眉山吗?她回来了?”我顿时觉得事情有些蹊跷,心生疑惑。
  
  “柳师姐回峨眉山其实是向宗主借清心观的镇宗之宝七星镇魂剑,不过宗主非要她在宗门传授门下弟子道法两个月,现在算算时间,应该是回家了。听说柳师姐这次借七星镇魂剑可是与你相关,你一出生,柳师姐就抱着你来到清心观,当时我们想了好多办法才想出镇阴汤来镇压你的九阴体质。这辈子如果你想顺顺利利的,就必须找一个拥有九阳体质的人来镇压,不然难以活得长久。”陈奶奶悄悄地开口说道。
  
  9 七星镇魂剑
  
  “青冥九阳体质与我相关?难道说外婆早就预料了?但是这七星镇魂剑又是干什么用的?难道外婆怕我遇不到九阳体质的有缘人,又怕我一个人无法对付这世间的鬼物,从而赐予我护身?”我心里一震,喃喃自语起来。
  
  “帅小伙,这次真是要谢谢你。既然你是柳师姐的外孙,想必这些符箓也用得上,就送给你了。”陈奶奶说着从包里掏出一沓黄灿灿的符箓递给我。我收起符箓,由衷地感谢她。
  
  素素这才有机会开口问我:“无常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“长沙啊。”
  
  “真巧,我也是去那边呢。你似乎没有座位,要不要去我那儿聊聊天?我订的是软卧。”来到软卧区,我放下包裹就一屁股极没形象地坐在素素卧铺上。素素见到我狼狈的模样,递过来一瓶水,我正觉得口干舌煤,也顾不得那么多,一饮而尽。
  
  素素目瞪口呆地盯着我,我愣了愣问:“怎么了,我脸上长花了?”
  
  “没有,只是觉得你很有意思,不过咱们才见过一面,你就不怕我在水里下蛊?”素素看了一眼发愣的我,从我手里夺过矿泉水瓶一把扔到垃圾桶中,语气平缓地说。
  
  听了素素的话,我的脑袋一下就蒙了。素素“扑哧”一声笑出声来:“放心吧,如果真是要下蛊,我早就下了。”
  
  我瞪了她一眼,佯怒说道:“想不到你身为救死扶伤的中医居然还如此捉弄人,如果我遇到你师父,非得好好和他说下不可,嘿嘿。”素素听了我的话,果然老实下来,不过那双美丽的大眼之中掩饰不住地流露出一股股哀伤。
  
  “怎么了,有什么事?可以和我说说。”我坐到她旁边,语气尽量变得柔和起来。
  
  “无常,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痛恨这些鬼物吗?还有十二金钆不仅仅能够治疗各种病症,对于我来说,更重要的也是能够灭杀魂魄。在世间除了法术界等一些未知的存在,最通鬼神的就是中医了,因为常年都要去深山里面采集草药,总遇到一些诡异的事情。我师父就在去年上山采集草药的时候,重伤而回,全身的精气都被人吸光了。除非一些道行十分厉害的鬼物,我想不出谁还有这个能耐。”素素咬牙切齿地开口说道。
  
  我摸了摸下巴说:“又是被吸去精血了?”青冥的爷爷同样是被吸取精血,现在素素的师父也是一个下场,我脑子里一下就想到了一个令我忌惮的人,墨非。
  
  “对了,青冥怎么没和你一起?我本来还想托他办个事呢,不过有你在,也一样。”素素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道。
  
  “他回自己的宗门了。如果你真有事,我兴许也能够帮上忙。”
  
  “他是法术界的人,自然是叫他帮我找凶手了。如果真是找到的话,我素素这一辈子甘愿做牛做马来报答。”素素握了握拳头,有些激动地说。
  
  “一辈子做牛做马?这可承受不起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个害你师父的人实力绝对非同你所想象的那样,也非同一般鬼物,就算称其为魔也不为过。”我想了想墨非最后离去时的恐怖实力,十分严肃地说。
  
  “魔?”素素闻言微微一怔。魔是多么可怕的存在,是凌驾于任何鬼物之上的存在。素素听了我的话,脸色变得更加的阴沉起来:“不管敌人是什么存在,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对付不了?”
  
  10 旅店惊魂
  
  这一路我们聊得很开心,七点多钟的时候,我感到有些困乏,就和素素在软卧上相互靠着睡着了。再醒过来已是十一点多了,素素已经离开。我得知她就在长沙活动,心里居然升起一丝莫名的欢喜来,毕竟我所在的小县城离长沙不是太远。
  
  我出了火车站,来到一家外面看上去还算比较干净的旅店。一个满脸横肉的大婶收了钱,小声跟我说:“上去后就直接进房间,不到天亮就不要出来。”
  
  我来到自己房门前,无意间看了一眼旁边的-O四房,发现一个身穿黑色服装、头发过肩的女子,跟鬼魂似的。我吓得赶紧掏出房卡,进了自己的房间。因为疲倦,我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大约到凌晨一点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敲门声。
  
  我迷迷糊糊地问:“谁啊?”敲门声戛然而止,我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,但片刻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。“你他妈还有完没完?!”我迅速走过去拉开房门,一股寒风吹来,我胸口的长生石忽然发烫起来。屋外没有—人,真他娘的见鬼了!我迅速跑到我的挎包旁边,想要拿出符箓来。这时候敲门声又响了起来,与之前不同的是,这次的敲门声很急促,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样子。我拿着符箓把门打开,看到门口的人影狠狠往她额头上一贴:“恶灵,退散!”
  
  兴许被我的气势所震慑,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。我有些纳闷了,这一张驱鬼符分明是青冥交给我的,怎么可能没效果?
  
  我仔细一看,发现这个被我灵符镇住的鬼居然端着一个茶盘。只见她伸手一把扯去贴在她额间的灵符塞回我手里,有些生气地说道:“小伙子,大半夜的折腾啥呢?你来得匆忙,我忘了这里没有水,现在帮你拿上来。”大婶和善地一笑。
  
  “对了,那个站在二0四门前的黑衣女子是谁啊?”老板娘听了我的话,浑身一个激灵,眼神也变得有些惶恐起来。她一把拖住我,把房门关起来,轻轻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能看见她?本来我不想和你说的,既然你看到了,我就老实说。旅店嘛,开的时间久了,就自然会死人的。不过你放心,她是死在二0四的,绝对不会波及你这里。”
  
  “可……可是我听到有人敲我门了,出去一看,什么人都没有。”我如实回答。
  
  “不是和你说了不要开门吗?怎么不听?出了事我可不负责。”大婶白了我一眼,立刻出门往下跑去。
  
  我关了门,口有些干渴,打算喝一杯茶。屋内静悄悄的,头顶的那盏白炽灯忽然闪烁了几下,我眉头皱了一皱,放下茶杯,接着灯光一阵疾闪,忽然就灭了。一个幽幽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:“不要喝,不要喝……”
  
  11 女鬼小红
  
  我跑到门口,迟疑了一会儿,还是把左眼贴着那个猫眼往外看去。门口站着一个长发女子,嘴巴张开,从口型来看,正是这几个字——“不要喝”。
  
  “为什么不要喝,难道还下毒了不成?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鬼的话?”我冷哼一声,拿出驱鬼符打开了门。那女鬼见我不信她的话,着急地说:“真的,不骗你,不信我给你看看我死去的样子。”说完她没征求我的同意,全身一抖,那惨白的容貌一下就变了,双目之中流出一丝丝鲜血。她嘴巴张得很大,里面的舌头滑了出来,眼珠更是恐怖,整个眼球都要跌落。
  
  “够了,你这是吓谁呢?是不是要吃上这一道驱鬼符你才安分点?”我冷冷地说。女鬼一个激灵,立刻恢复了原本模样,一脸惶恐地盯着我。“你可以让我进来吗?我太想聊一聊了,我死后就一直待在这儿,也没人说过话。”女鬼冲我眨眨眼,脸上全是恳求。我迟疑了一会儿,还是点了点头,毕竟这个鬼伤不了我。
  
  关了门,我就坐在床上,手里紧紧地捏着驱鬼符,因为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忽然袭击我。“你恐怕不是单想找我聊聊天吧?你是怎么死的,又为什么不让我喝这水,难道这是家黑店不成?”我盯着这个年轻的女鬼冷冷地说道。
  
  “我也记不太清了了,我只知道我男朋友带我来这里,然后给我喝了一杯水,我就昏迷过去了。等我醒过来,我的肾就被人取走,伤心欲绝之下就上吊死了。我还想见见我的男朋友,他肯定是被坏人带走了。”女鬼恳求道。
  
  “真糊涂,到死了都不明白,从你所讲述的事情来看,就是你男朋友拿走了你的‘肾,我帮不了你。”我十分无语地看了一眼可怜的女鬼,淡淡地说道。
  
  “求求你了,我真的想见我男朋友。我知道您是得道高人,您帮帮我吧。”女鬼忽然一下跪倒在地,头如捣蒜般冲我磕起头来。我脸一沉,伸手拿出驱鬼符,说道:“我再说一句,你男朋友的事情我还真管不了,你要再如此无理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  
  看我一副如此坚定的语气,停了一会儿,她又说:“这位满哥,你可以收留我吗?你放心吧,我不会害人的,我的要求很简单,每天给我一炷香让我稳固我的魂魄就可以了。必要时,我还可以为你看家。”
  
  “你叫我堂堂一个道门弟子养鬼?真是胆大包天!若是遇到其他弟子,兴许就直接打散你魂魄了。”不过我仔细想了下,貌似外婆也一直在供养着外公的鬼魂,否则那次回家奔丧在山上也不会见到外公了。
  
  “不是这样的,我觉得和你很有缘,待在你身边,我就觉得我比起之前更加强大了,似乎你身上有什么吸引着我。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,我也伤害不了你。”小红指了指我的胸口。我伸手一摸,发现是微微发热的长生石。
  
  我白了她一眼,掏出了手机,我这才发现里面有好多条青冥发的信息,里面有很多繁杂的事情。不过最后一条是他进入了大山,里面可能信号不好,我拨了过去,果然打不通。
  
  “小帅哥,你这是……”小红见到我拿出手机在捣腾,有些不解。
  
  “急什么,你要我一时之间拿什么来收养你?我可还是第一次养鬼,不查查资料怎么行?”我看了一眼小红,语气不善,冷冷地开口了。小红听了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乐呵呵地蹦跳起来,就差鬼吼鬼叫了。
  
  12 养一鬼
  
  看了半天青冥传给我的资料,我才眉头微微皱起来,原来养一个鬼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  
  “你之所以留在这里,一是你死亡的地方,二是你没有引渡人,故而无法离开这里,现在我要做一个小纸人来代替你留在这里。”我抽出一张黄表纸,淡淡地看了一眼小红。我终于弄出了一个妹子的小纸人,虽然有些惨不忍睹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拿出朱砂笔,有些颤抖地放在小纸人上面。
  
  “钟小红,生于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,凌晨一点。”
  
  必须要在她死亡的地方焚烧这个小纸人才有用,于是我又来到了一楼的大厅对正看韩剧的老板娘说:“大婶,帮我打开-O四的门吧,贫道要进去看一下死去的钟小红。”我轻描淡写地开口了,眉头还微微皱起,一副思索的样子。要是我老妈看到我现在的样子,非得一巴掌抽飞我不可。
  
  大婶没有怀疑什么,毕竟我之前就说看到小红,现在又能够说出她的姓名,已经初步让大婶知道我有这个能力了。
  
  门开了,一股极其浓重的霉味扑鼻而来。看来这房间还真不是简简单单没人住,根本就没人打扫,大婶是把这儿给封了,只怕一年都没人进来了吧。
  
  我走了进去,小红也飘了进来。里面的陈设比起我所住的那个房间还要陈旧几分,床上的被单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,有些凌乱,甚至还有一些黑漆漆的老鼠屎。房间的顶板上吊着一个老旧的电扇,上面居然还有一根陈旧白色丝带,打了一个结。我目光往床边扫过去,发现那昏黄的被单被扯去一半。
  
  “她就是在这里上吊的,可怜的妹子啊,才二十岁就死了。”
  
  大婶脸上夹杂着恐惧之色,望着那白色床单,喃喃自话。这时候小红不知何时出现在那白绫之下,把头伸了进去,身子离开床,她开始挣扎起来,吊扇上的白绫一晃一晃的。她身上开始涌现出大量的鲜血,眼睛一下圆睁暴突起来。
  
  “怎么回事,动了,这个床单白布动了!这里面几乎是密封的,也没开空调,完全没有空气对流,怎么会动?小法师,她真的在这里,赶快赶走她。”大婶死死地抓着我,几乎疯狂地扯着我的手臂,脸上布满了惶恐,几乎歇斯底里地哀号。
  
  也怪不得大婶这么惊恐,对于这种超自然的存在,放在任何一个普通人身上都会害怕的。
  
  “镇定,相信我!”我拍了拍大婶,努力地安抚起她来。因为现在小红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也是身不由己,是死亡呈现,我必须要等她呈现完这个状态之后才能用这个小纸人来替换。等了片刻后,小红才恢复清秀的模样从上面落了下来。
  
  “不好意思,刚才进来我就不由自主……”小红歉意地一笑。
  
  “没关系,我知道这是死亡呈现,我开始了。”我掏出小纸人,把纸人放入白绫之中,接着把事先准备好的三根香拿出,点燃,单手捏住放在纸人之下。
  
  “大干世界,无挂无碍,自去自来,自由自在,特持幽冥大帝符诏,急急如律令。”
  
  一念完咒语,我就感到全身存贮的法力消失了大半,直接涌入了我手中的檀香之中。檀香之上三道青烟笔直地没入那个小纸人身上,忽然小纸人没有丝毫征兆地燃烧起来,片刻工夫,彻底化为灰烬。我赶紧拿出一个叠成灯笼模样的符纸,冲着小红开口说道:“快进来!”
  
  小红精神一阵恍惚之下,化为一道黑光钻入了这灯笼之中。我赶紧收起灯笼,示意大婶离开这里。
  
  因为我知道不一会儿就会有阴差上来带走这具替身了。在离开房间的一刹那,我看到我所裁剪的小纸人已经化为小红那般模样吊在白绫之上。她的双脚在空中微微摇摆着,好像一具没有生命力的玩偶,风一吹就动。
  
  我和大婶直接到了楼下,大婶还未曾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,不过她看到那晃悠的白绫,还有那三根檀香冒出笔直的烟以及化为灰烬的小纸人,已经完全相信了我。大婶拍了拍我的肩膀,豪气万丈地说道:“小伙子,够义气,以后来了长沙出了什么事,我阿娇姐罩你。”
  
  我笑了笑,便点头说道:“你明天就可以收拾一下那间房子住客人了,但是六点之前你可不能再去二楼了。”
  
  “好,没问题。”阿娇大婶一屁股坐在电脑面前,按了下空格键,又开始了那你侬我侬的韩剧。
  
  因为消耗了些法力,我头昏昏沉沉的,我来到自己所住的房间,倒头就睡。
  
  第二天我一直睡到近乎中午才起来,而且还是阿娇大婶把我叫起来的。阿娇大婶比起昨晚,今天更来精神。她手里拿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包子,另外一只手里拿着一杯永和豆浆,放到我床边后,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打在我屁股上,用这种占便宜又有效的方式把我叫了起来。
  
  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,有气无力地看了一眼她,才勉强睁开眼睛。看样子这个法术施展后,着实让我虚脱了一把,竟然一下子就睡这么久,平时就算是凌晨两点睡觉,我都会七点半准时起来。
  
  我吃完早点后,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强子表哥打过来的,说是来接我,叫我在火车站等他……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

本文标题:阴阳眼
链接地址:/gushi/231765.html
友情链接: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三平台  快3网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快三在线投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